洛丢丢

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。

阳光真是最好的洗涤剂,再脏的小白鞋到了阳光下,也会白的发亮。


操场上的鞋子像白蝴蝶一样翻飞,那时总是忍不住低下头看看鞋子呢。


一杯粉色的草莓奶茶,从深秋喝到盛夏,现在又是秋天了,还好有人陪我继续,喝到下个、再下个、以后的无数个秋天。


楼下的月季花又开了,像晚霞一样的颜色,在冬天也会开花呢!真好看呀。


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
“那个,就是,你猜呀……”女孩抿着嘴在笑。

从新华书店回来,临走出门最后一眼看到了《默读》确认过眼神,我心动了
好激动,可惜没带够钱哈哈哈
只好想着等默读的书全部出版了再买吧

对不起花花和太子殿下
是小女子的手气给你们丢脸了
捂脸꒰ᵕ⑅̆ᵕ꒱

惊蛰 (一口小小的玻璃渣)

谢怜走在街上,突然感觉额头凉丝丝的,雨滴轻巧地落下。空气好像一坛陈酒,酝酿一个长冬后,即将开坛。浓稠终于被细密的雨幕冲开,街上行人都已各自急忙四散躲雨。

谢怜呆呆地站在雨中,伸出手,却是什么也没接到,湿湿的,凉凉的,从四面八方将他孤立起来。眼前突然一片银光闪过,谢怜往前冲,依旧什么也没有。

只是雨罢了。

他低下头苦笑。

独身一人捡破烂的八百年中,他也没少被雨淋过,可是现在,又是怎么回事?

他莫名想起那天与君山中,三郎撑起伞,温柔地牵起他的手,走过那片倒挂尸林。现在,谁会再来给他撑伞呢?

谢怜发现自己竟无比渴望着此时能有一把红伞轻轻撑起,一袭红衣将他紧紧抱住,庇挡一切风雨。好似当年渊中人得一雨中笠。

现在的我,原来唯有你才是救赎。

谢怜忽然笑了,指上的红线被雨浸湿,缀着雨珠,明艳一如往昔。

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。”

“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。”

嗯,我信你。

雨润湿了每一寸空气,谢怜缓缓闭上眼,就好像在那个人清暖的怀抱中。

我一直相信你,如果你还没回来,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你好了,一直等到你回家的那天。

轰隆隆,远山传来沉沉的雷鸣。惊蛰已至,快要入春了。

 

小学生文笔,阅读愉快。

惊蛰到了,春天还会远吗???